图片 1

图片 2

前几天,乾县500万公斤大葱滞销,致农民损失惨重。当下,太多的盲目跟风,时常出现的农产品滞销,让农民发出这样的困惑:究竟“春天种什么对?秋天卖什么贵?用什么生产资料最实惠?”

地里的萝卜熟了,不用担心没有销路,农业企业按协议价进行收购。昨夜还在田里的蔬菜,第二天就已整齐地摆放在我区某超市的货架上等待顾客挑选……现如今“订单农业”模式已走进市民的日常生活,农社对接、农超对接、农企对接,越来越多的农户享受到了“订单农业”带来的便利和甜头。

随着农村土地加速向种粮大户、家庭农场、农民合作社等转移,“订单农业”也由以往面向分散农户向“企业+合作社+农户”模式转变,在明确了过去责权不清的问题后,农民又发出这样的感慨:“订单农业:心不慌,质量优,价还高。”

商户:货源稳定品质优

在南京农副产品物流中心刘邓大军蔬菜批发商行的商铺内,工人们正忙着卸货,“现在是本地蔬菜销售旺季,我们都是直接从合作农户手里拿货,不仅新鲜而且质量也有保证。”该批发行负责人介绍,有了自己的种植基地和固定的合作农户,蔬菜产品质量就有了保证。许多企业在与农户签下协议后,会提供种子、肥料等生产必需品,还有的会安排技术员驻扎田间地头指导农户进行种植。有了技术员的把关,地里果蔬的品质也就有了保证。该负责人表示,根据双方的供应协议,农户也按单种菜,不会因为市场变化导致断货现象的发生,使货源更加稳定。

春茶上市时,在淳化街道西城社区的城雾茶业专业合作社,茶农们正忙着包装茶叶。“之前有茶农买到了不合格的茶苗,一年的心血都白费了。”合作社负责人介绍说,茶农入社后,茶苗、农药、有机肥等这些主要的生产资料都会由合作社统一发放,合作社聘请了专家、教授定期对社员进行技术培训,保证茶叶的品质和安全。

“旱涝保收”,农民吃上“定心丸”

农户:农产品不愁销路收入稳增

今年草莓上市时,不少农户将自己的摊点设到了马路边,王国全却坐在大棚里数着将当天的收入。“类似于苏果这样的大型超市早就和我达成协议了。”他说,虽然价格没有路边零售的高,但不用担心滞销导致草莓变质。除了大棚里的草莓,王国全的青椒、包菜也都有了自己的买家,到时间企业就会来收货。和王国全一样,淳化街道土桥社区的小杨也不用愁农产品销路,“我从农户手中租到了土地,再聘请他们种水稻。”现如今正值水稻收割季节,而当地的一家米业公司早已和他签订了直供协议,按照每担155元的价格进行回收。“只需要将稻子割上来,其他工作都由他们完成,省了不少心。”

位于横溪街道的绿桥瓜果菜专业合作社共有农户社员2310户,拥有6万亩瓜果菜生产基地。据了解,该合作社根据客户的订单有计划地指导采摘,还有部分产品会直接送往直营店进行售卖。“现如今我每天能接到七八笔订单,一年的收入大概至少能多1万元。”该合作一位农户表示。

“以前最让人担心的就是销路问题,还有能不能卖个好价钱?今年不一样了,我签订订单水稻2.5亩、稻谷1500公斤,每公斤收购价比市场价高2毛钱,企业还免费给我们提供籽种。算下来,每亩比以前多收入200元左右。”勉县老道寺镇段家坝村村民陈宝元高兴地说,“订单水稻,让咱既不担心价格,也不愁卖不出去,真是‘旱涝保收’啊!”

“订单农业”成农民增收新途径

在区农业局,工作人员向笔者介绍,我区蔬菜种植面积约为45万亩,年产值18.758亿元,水稻种植面积约35万亩,年产值可达6.1776亿元。“其中订单农业面积共6万亩,今年新增了0.3万亩。”该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产品主要供应至区内各大超市、企业、单位。“‘订单农业’解决了过去农产品销售环节过多、渠道不通畅的顽疾。”区农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全区68家农业龙头企业,预计今年销售收入586.29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21.66%。而这一模式同时也带动了我区农民增收,从区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来看,去年全区农民年人均纯收入16820元,增长12%,其中“订单农业”的作用不容小觑。

现如今,“订单农业”还处于起步阶段,未来区农业局还将进一步建设网络交易平台,通过整合全区特色农产品,发展电子商务,使“订单农业”在我区发展之路越走越宽,带动更多的农户增收致富。

前些天,勉县定军米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,联合县农技中心共同举办了全县水稻订单生产专题培训会,企业负责人现场与基地村组签订了水稻订单生产协议。定军米业、天瑞农业等稻米加工企业,今年与老道寺、新街子等8镇29个村,签订订单水稻2.3万亩,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种粮积极性。

“照方抓药”,质量与收入齐飞

“我们严格按照订单要求‘照方抓药’,统一采购种子,统一品种,统一采购农资,还请专家天天来园子里指导,严格按照技术规范,确保为企业提供优质农产品。”5月6日,在长安区慧东农业合作社,理事长杜涛告诉记者,这个种植了26个品种农作物、面积510亩的农业园,生产出来的农产品,都由企业直接供给了西安的超市。

原来农民想怎么种就怎么种的“懒汉时代”已成历史,如今是订单企业要求怎么种就得怎么种!否则,是要赔偿的。

“无论是规格还是农残等,产品必须达到超市的标准。”杜涛说,“以西红柿为例,种植时一个枝只能挂4个果,少了可以,多了不行;农药剂量都有严格把关,从源头上提高品质。在配送装箱时,一箱西红柿大小个头,每个都要达到要求。如果有一个达不到,被超市抽检出来,全箱退货不说,还要按照合同赔偿超市的损失。”

在长安区红庙葡萄专业合作社,负责人骆三民提起订单葡萄的品质赞不绝口:“咱的肥料都是企业要求的有机肥,一颗葡萄树的葡萄不能超过10串,每串不能超过1.5斤,同时坚决禁止使用激素类药物。咱这里的葡萄品质和口感,没得说,嘹扎咧!”高品质农产品带来高收益:订单葡萄收购价比市场每公斤高出1.5元,就这仍供不应求。

“有了‘订单农业’,风险不愁,技术不愁,赚钱也不愁!”慧东园子里种了3亩草莓的杜壁高说,今年草莓行情整体不好,但他仍纯收入近8万元。比起自产自销的草莓种植户,他每亩多收入近7000元。

法律护航,莫让农民再吃“哑巴亏”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在“订单”的履行过程中,还时常发生不能兑现或不能完全兑现的情况,引起农民的烦恼和不满。

长安区红庙葡萄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骆三民说,前些年刚开始搞订单农业的时候,由于没经验,也曾吃过亏。有家企业在种植前,按每公斤10元收购价下了300亩葡萄“订单”。虽然合作社按照要求精心种植管理,但企业最后只收了150亩的葡萄就不肯再收了。

“只好自己卖,8元也卖,7元也卖。由于品质不错,尽管最后全卖掉了,但过程很难,卖得也很慢。由于也不想得罪企业,最后吃了哑巴亏。”骆三民说,“现在有经验了,签订单前都会好好研究一番,毕竟这关系到村民们一年的辛苦和收入,责任必须划分清楚,该收就收,不收就得承担责任。”

在订单农业实际操作中,双方在合作之初都需要注意哪些问题?对此,陕西永嘉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晏宇指出:“不少农户因缺乏法律意识,在签订订单时,往往只注重价格和数量,对农产品的品种、规格、质量标准认定、企业的配套服务和各自应承担的风险、处罚规定等权利义务规定不明、含糊不清,日后容易产生争议和纠纷。”

晏宇律师认为,要规避订单农业的风险,在签订订单时就要尽量详细地将相关事项,在合同中体现出来,避免口头约定。也可适当地向企业收取定金,以降低农民的风险。另外,要尽量避免分散农户分别和企业签订订单,最好以合作社集中签单为好。一旦企业违约,也好集体维权。对于自然灾害带来的风险,企业和农户都可以考虑购入一部分农业保险,防患于未然,把损失降到最低程度。